我在反内安法令集会…

文:朱俊生 (理大前进阵线成员)

小时候,我总是觉得警察叔叔是很伟大的。他们身负保家卫国, 为人民维持治安的重任。然而这一切在长大后就彻底破灭了。是小时候太天真,还是警方变了呢? 在这个难忘的晚上,我见证了警方的无理、粗暴、双重标准、蛮不讲理等。我更清楚知道一个马来西亚依然黑暗,依然不容许异议者,口号始终是口号…

8月1日这一天是内安法令立法50周年,废除内安法令联盟在全国同步举行烛光会,要求废除此恶法。槟城方面是在言论广场举行。一如往常,警方严阵以待,展现高效率的行动,一早就封锁了言论广场的几个主要的入口,还慢慢包围起整个言论广场。当然,这阻止不了我们的决心,言论广场还是聚集了整百人。

当集会即将要开始时,现场突然出现了约十名Pro-ISA人士前来搅局( 他们是来自巫青还是土权组织呢? 我不知道)。这时的情况我看不清楚,但是却能感觉到他们在喧闹叫喊、野蛮挑衅、粗鲁推撞。而这混乱的场面也让警方有借口展开逮捕行动。我看到了进佳学长被四五名警察强行拉走,留下一只拖鞋;随后还有Kris Khaira也被逮捕,引起Pro-ISA人士的掌声。和平的烛光请愿会最终混乱收场,蜡烛还没拿出来就被警方就以高压手段镇压。

这时我被素希学姐拉着,慢慢地退出言论广场。我们越退越远,获悉他们被带到日落洞警局,就移师至警局外,决定点燃烛光,声援4位被逮捕的同伴。起初,我确实没有心理准备,因为吉隆坡方面,只要手持蜡烛,就会被捉。这让我有点担心,犹豫不决的到一旁去。慧扬学长带我到旁边说了些以往的经验,最终我选择归队。

白色的蜡烛被点燃了,燃烧起我们心中的热血。此时的天空充满我们的歌声和Mansuhkan ISA的口号。我们开始拉起布条,传达我们废除内安法令的意愿。慢慢的,有经过的摩多、汽车、甚至巴士响笛,表示支持!这响亮的笛声让我们斗志昂扬、情绪高昂,废除恶法的决心更加坚定!

随着参与者越来越多,声浪越来越大,按兵不动的警方终于倾巢而出。他们无理、暴力的充公了我们的布条及大字报。警方给予5分钟的时间,再次要求我们解散。我听到一些警员“好心”的劝我们年轻人应该早点回去睡,不要闹事。还有一些警员无奈的要求我们解散,不要打扰他们休息。不过,令人瞩目的还是一名警员手持枪械不断在人群前走动。面对手持蜡烛的民众,警方严阵以待;然而攫夺案的增加,警方却声称警力不足,原因何在?

最终,淑桦学姐宣布解散,但人群却没有解散。而我跟随蕙卉学姐慢慢离开,回到车上,再回到宿舍去。过后发生的事,我也只能从媒体中得晓。无论如何,四位被逮捕者在凌晨12时左右被释放了。而意外的是,素希学姐因为两年前的案件遭到秋后算账,被告知明天要上庭。

内安法令已经在马来西亚悠悠的过了五十年。这未审先判,违反基本人权的法令,我们不要让它有下一个五十周年! 很多人可能会说这种请愿活动无济于事,只会制造混乱。但是,试想想,如果今天你无故被逮捕,而没有人声援你、没有人援助你。你是否能安然被释放?或者你被释放时是否毫无损伤?原本我以为在警察局外手握蜡烛、高声唱歌、喊口号、拉布条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但事后听泽钦和进佳说,我们的声音,路人响笛的支持对警察造成了压力。他们虽然被逮捕,但其实在警局是受到礼貌的对待的。

试想想,今天一个人的声音无法传达至当权者;但如果是一万个?十万个?一百万个人的声音呢?如果我们不参与集会,我们可以写信、打电话施压,我们可以写部落格呼吁政府,我们可以告知身边朋友让大家有所醒觉!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只是我们是否会行动?有鉴于此,我们应该站出来,以个人有限的力量,呼吁政府废除内安法令、大专法令、煽动法令等恶法!
刊登于理大前进阵线第十期《黑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