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恶法、无条件释放六位社会主义党党要

马来西亚青年与民主运动(学运)极力谴责警方和内政部援引《紧急法令》无审讯扣留六位社会主义党干部,以及残忍的精神虐待,企图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前,重蹈镇压公民社会和政敌的铁腕手段,以便在来届大选胜出,继续执政。

《紧急法令》和《内安法令》的共同点是,它们届允许内政部和警方无审讯扣留,也就是无须透过司法程序,就可以国家安全为由进行防范性逮捕。此做法凸显我国三权分立制衡机制失灵,因为司法无法有效制衡集权的行政机构,也否定了《联邦宪法》第五条第三款所赋予每个人都可以得到法律从业者的辩护权利,以及第四款在没有获得推事庭批准下不得再延长扣留。

学运相信2009年废除《内安法令》大集会成功召集两万人的参与,才导致政府不敢祭出恶名昭彰的《内安法令》对付异议分子,反而是用沉默多年的《紧急法令》。据律师家人的探访,六位扣留者确实是遭到跟《内安法令》扣留者一样不人道的对待,他们经常被政治部纠缠的拷问。国阵政府绕过司法加速消灭政敌,显然不敢面对司法的审核,也不敢面对众人的考验。
Read more of this post

Advertisements

考获一等学位可免还高教基金 政府将首度拨款兴建新华淡小

国阵政府在今午提呈的2009年财政预算案首度表明,将拨款给一直备受忽视的新华小和淡小,以兴建新学校和扩建校舍,不过没有表明拨款多寡。hacrof chinese school 301107 front

纳吉在国会下议院宣布,政府将拨出16亿令吉兴建80所新学校、扩建1100间新校舍、以及347项学校替代工程。

“这些拨款是用来兴建国民小学和中学、政府资助宗教学校、华文小学和淡米尔小学,以及教会学校。”

政府也准备11亿令吉来装修和提升全国各地的学校,特别是沙巴和砂拉越。

拨出逾300亿令吉给中小学

NONE此外,纳吉也宣布,为了扩大国民接受优良教育的机会,以及培养高素质人才,政府将拨出逾300亿令吉给中学和小学教育,这将利惠全国550万名学生。

“这笔拨款包括高达190亿令吉的教育运作资金,以及28亿令吉供学生援助计划和奖学金。”

其他针对教育领域的措施还包括:

(一)把学前教育制度列入国家教育体系,在2012年把5至6岁学生接受学前教育的比率从67%提高至87%;

(二)明年拨款3200万令吉,确保所有一年级学生在上课3年后,都能掌握基本的阅读和计算能力;

(三)为了提升教育素质和赋予更多自主权,政府将在明年颁发优越表现学校(Sekolah Berprestasi Tinggi)地位给20所学校,并提供2000万令吉的附加拨款。

这些学校将专注在学业和学生整体的成绩,包括纪律、整洁、课外活动和主要科目的掌握能力;

(四)针对那些拥有优良成绩的学校,政府将提出“新献议”来嘉奖校长的贡献。如果能够符合预定的目标,校长将获得金钱和非金钱奖励,以及更多的自主权。

Read more of this post

补选插一脚反对校园电子投票 高教部率警员搜大专生行动室

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SMM)昨日在峇眼槟榔补选插上一脚,提出反对校园选举电子投票制度的议题。结果高教部官员即在今日率领警员搜查其行动室。

smm election centre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主席沙兹尼(Shazni Munir Mohd Ithnin)声称,高教部官员和警方是在今早上门搜查该阵线的行动室。

有关行动室其实只是一个搭建在设在直落甘望海边路6里半路边的大帐篷,距离回教党的行动中心不远。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文告]谴责不合理逮捕两学运领袖

我们严厉谴责警方滥权,不合理逮捕两名理大毕业生。这项逮捕行动显示出保安人员与警察的不专业,也让人质疑司法的公正性。

马大保安人员于2009年7月12日向警方举报两位到访马大的理大毕业生毕业生,即王泽钦和叶兴隆非法闯入校园。警察动用447条文下将他们扣留24小时,并在较后以他们“不合作”为由向推事庭申请延长扣留令。

针对警方以擅闯马大校园及有意搞抗议为由逮捕这两名理大毕业生一事,我们组织认为这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马大是国立大专,是公众场所,并非私人场所,每个人都有权利进入校园使用校园内的公用设施,而且单凭一份提呈给首相,有关街道安全的备忘录就怀疑他们企图在校园内召开非法集会的说法是非常不专业与不可理喻的。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王泽钦与叶兴隆被扣留事发经过

时间 事件
12/7/09 (星期天)8.00pm
  • 王泽钦及叶兴隆 (毕业于理大的学运分子)到马来亚大学回教研究院去见朋友 ,但在路途中电单车抛锚。他们两人只好步行到目的地。
  • 在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们二人被3位便衣保安人员截停,并问他们为何要到回教研究院去,并表示那里是马来人的地方,华人不该到哪里去。
8.15pm
  • 便衣保安人员拒绝接受他们找朋友的理由,同时又招来另外7位保安人员将他们重重包围,并强逼二人跟随保安人员到保安局接受调查。
  • 基于保安人员无法出示合理的理由,及过往保安人员不专业的手法,所以泽钦及兴隆拒绝当场跟随保安人员到保安局去,除非收到正式的通知。.
  • 不久后,警方人员抵达现场,把二人带到警局接受调查。
8.35pm
  • 抵达警局。警方接受马大保安局的投报,即指责二人私闯马大校园。
  • 泽钦及兴隆欲针对保安人员的无理逮捕及不专业手法向警方投报,但被拒绝受理。
  • 保安人员随后在王泽钦的摩多寻获一份欲提呈给首相纳吉的备忘录,题是“让街道安全”,结果疑心大起,以为两人有意搞抗议。(王泽钦是非政府组织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协调员)
11.00pm
  • 警方援引刑事法典447条文举报两人擅自闯入,并扣留2人一晚。

[文告]强烈谴责警方无理逮捕黄荣杰

(吉隆9日讯)理科大学前进阵线强烈谴责警方无理逮捕假槟州大会堂举办的“民主为先”烛光晚会主持人-黄荣杰。政府企图利用这种逮捕行动打压了人民的集会自由以及言论自由空间,进而制造白色恐怖。

理科大学前进阵线今天发表文告声明全文如下:

马来西亚宪法赋予每个人集会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近期警方的逮捕行动却严重地违反宪法。基本上参与和平集会的人士并不会对国家和社会带来任何危险,他们本来就不应该被逮捕。

当这场集会进行之前,主办当局人民之声已经发出通知信给警方,但警方没有给予任何表示,人民之声还多发一封短信给警长再作通知。集会开始时,几个警察出现在现场,但是他们没有给予任何警告, 只是在旁边进行观察而已。主办当局主动与他们交涉,并告知活动的一些细节如主讲人以及进行时间。当晚进行的活动只是戏剧、致词、点蜡烛、唱歌、默哀以及签布条。很明显的,它是个和平集会。

这场集会进行得非常顺利,直到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正在进行时,警方在没有给予任何的警告下, 就有几个警察直接走向黄荣杰,强硬地拉走他。群众也被警察的举动吓到了。有几位主办当局的人尝试阻止警方把他带走,并多次询问警方是否要逮捕他,只因警方从一开始就没有表示要进行逮捕。结果在群众压力下,最后警方才表明他们已经是基于非法集会的理由正式逮捕黄荣杰。同时,警方也无理地充公了主办当局的私人财产- 布条以及接近三十支墨水笔。
Read more of this post

JERIT bicycle campaign – Acara kemuncak [参与分享]

坐了4个多小时的巴士,终于到达了吉隆坡,心里正在暗自盘算着,是否会在路途中遇到很多警察,会否半路就给警察逮捕了,但是当我们到达了隆雪华堂之后,看到周围都很冷清,也没有看到任何警察,心里好奇为何这样平静,不过也不多加思索,然后就进去歇息了。

醒来了之后,当我们出外享用早餐的时候,就看到很多“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又来为我们“服务”了,他们只是在在旁边浪费纳税人的钱,就是“站和喝”而已,也没有过来骚扰我们,我们也不理睬他们,继续享用我们的早餐。

之后,我们就坐巴士过去国会了。路途中也是有很多警察跟着我们,然后偶尔会叫巴士停下来,然后我们的谈判员就会过去跟他们谈判,然后我们就可以继续我们的路程。过了一下,警察太得空了,又来截停我们,我们的谈判员又过去跟他们谈判,然后又没事了,然后我们又可以继续我们的路程了。
Read more of this post

JERIT bicycle campaign [参与分享]

2008年12月9-10日,我参与了由 jerit 举办的 bicycle campaign 。

其实 jerit 的全名是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受压迫人民阵线”,顾名思义,就是为了一些被压迫的人民如工厂工人,园丘工人,学生等争取的一个联盟。

这次该组织举办了这个活动,主题是“脚车闯半岛,人民要改变”, 就是会分成两批人,一批在北马出发, 另外一批在南马出发,然后沿路会骑着脚车进入一些市镇或是乡村里面以派发传单, 或是与当体居民交流, 询问以及了解他们的问题, 并提出六项诉求, 以求他们支持。

以下为“脚车闯半岛,人民要改变”人民脚车队的诉求:

(一)制定最低薪金制;

(二)废除恶法如内安法令、紧急法令等;

(三)为人民提供舒适的住所;

(四)控制物品价格;

(五)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及

(六)停止私营化基本设施如水、医院及教育等。
Read more of this post

700人追悼白沙罗华小保校工委会主席熊玉生

“身体可消失,精神不失落”
700人追悼熊玉生誓完成遗愿

今早共有约700人身穿“救救白小”的白色T恤齐聚加影新纪元学院,向已故白沙罗华小保校工委会主席熊玉生(左图)致最后的敬礼。

白小保校工委会顾问莫泰熙在宣读追悼文时指出,外号“大声公”的熊玉生生活简朴、为人耿直、个性倔强,是一个不求功名、只为白小的草根型人物。

“一个人可以没有很高的学历,但不能没有很高的气节;一个人可以很谦卑,但不能没有自己的立场与原则。”

“我们可以对一些人失望,但不能对这个社会和世界绝望;我们的身体可以消失,但精神不能失落。”

莫泰熙表示,这是我们可以从熊玉生身上所学习到的道理。
Read more of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