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权力日宣言

学生权力日宣言
1)废除《大专法令》。
2)呼吁公平与干净的选举。
3)推翻国阵,促进政权轮替。

<前言>

2001年6月8日,两百名学生在国家回教堂举行的反对内安法令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废除内安法令,并无条件释放所有的被扣者。警察使用暴力驱散该集会,并强硬逮捕了七名学生,随后以参加集会的罪名控上法院。隔年起,6月8日正式被宣布为学生权利日。这是马来西亚学生们遭严重打压的一天;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铭记着学生权利,呼唤学生们必须紧记这一天,并在其余的364天不断地捍卫我们的权利以及打开校园里更多的空间。

只有为校园带来更大的民主空间,莘莘学子才能接触到更多主流或非主流的人事物,对社会有另一层面的思考和认知。我们无数次参与过废除内安法令的集会或各种和平请愿,理解到了何谓制度性的迫害,感受到一股理性的力量,来自于渴求真理的人群。在前线里我们看到了不同肤色的族群,一样都是有血有泪有人性的生命共同体。大学本身很少教给我们争取民主,自由和平等的观念,原来必须走出既有的教育,才能更懂何谓教育,这就是马来西亚的现况。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带动学生,改革社会

社会并没有特定的诠释,一般是指由个体构成的群体,通常被归类为人类特有的,它具有文化和风俗习惯。换句话说,社会是共同生活的人们通过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联合起来的集合。通常社会的作用是帮助个体度过危机,如天灾的发生,是需要其会员的帮忙,不论是精神上的、经济上的或信仰上的。

在八十年代以前的学生,被视为政治精英、社会改革份子。被压迫的人民都寄望大学生能够为他们做出改变,而不是靠当时充满种族主义的朝野政党。随着大学生的增加,理应站在前线的大学生应该相对的提升。但种种不合理的法令、政治环境、教育等,导致学生不再为自己的未来社会创造一片天空。而社会人士现今对学生的印象就是进大学拿文凭找好工的乖乖摇钱树。

改革社会有几个层面,就拿乞丐作为例子。最低层面,定期给乞丐钱;高点的层次,就是帮乞丐找份安定的工作;再来一个层面,就是拟定以消除贫穷为主经济政策。每个层面都很重要。当然,拟定政策所耗费的资源会比较多,也比较快见效,这很直接的和当权者利益起冲突。身为社会一份子的学生,难道你不想有个美好的社会吗?

完美的社会,是需要长时间的改进,也不可缺少实际的行动。于是,理大前进阵线在2009年,把“带动学生,改革社会”列为长远目标。前进阵线进行过的运动有“反对剥削劳工法令修改”、“反对消费税”、选民注册等,而现在主要进行“全民挺明福”的签名运动,拒绝死亡案件发生在维护人民的执法单位。

理大学生议会

什么是学生议会?

理科大学早前建议的“学生国会”在去年9月25日试跑后,正式改名为学生议会,并在10月23日正式召开第一次会议。据校方说法,其成立目的是要效仿国会或州立法议会的操作方式,提供各团体学生代表发表意见的空间,让学生以及他们的代表能针对学生福利与发展课题进行辩论、问答及作出动议,进而再呈给校方,成为校方拟定任何政策的参考资料,让学生的声音在大学拟策过程中,获得重视。但有别于身为最高立法机构的国州议会,学生议会只能扮演咨询团的角色,而没有决策权。学生议会每学期可召开会议两次,若有突发课题,也可召开紧急会议。此外,理大首创的学生议会也获得其他大专注意,并打算在各自校园内设立学生议会。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校园选举,意义何在?

文:梁伟康(理大前进阵线成员)

校园选举是每所大学一年一度都会举办的盛事。它是透过每位学生投票选出学生代表以服务所有学生及捍卫学生们的福利,更可以为社会出一份力,作出贡献。

校园选举的目的是要让学生们争取自己的福利及权力的一个平台。他们应该享有一个自由及民主的选举制度。然而,最近的校园选举里,学生不但没有为自己作主的自由,更受到一些不法之徒的袭击。一些暴力事件如割破布条,焚烧布条经常发生。这些事也许是一些贪婪权力者不理智做出来的手段,也许是为了对某人发泄的恶作剧,或有更多的可能。但殊不知这种种不法的行为只会让许多学生失望及制造他们觉得政治是黑暗的刻板印象。因而,许多学生对校园选举避而远之。他们觉得投票是无意义的。导致一些被选出来的学生代表只是少数人投选出来的代表而已。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大学商业化和危机

前言
刚 出炉的QS公司世界大学排行榜显示,本地历史最悠久的 马来亚大学今年再度跌出200强,从去年的第180名滑落至第207名。这再次遭到朝野学者及舆论的批评,并引起不少人士的关注。有人说这次的排名滑落显 示本地大学再次面临危机。其实这排名真的那么重要吗?民众关注本地大学的发展是好事,然而本地大学企业化的危机却鲜少引起各界关注。1994年,马大被建议企业化时,群众强烈的反弹令计划不了了之。可是,本地大学企业化的计划却没被终止过。资本家取巧的从基本福利慢慢下手至学术领域。如今,大学企业化的迹象已经非常显明。

国私高等学府成立历史
1949 年,马大创立于新加坡,而吉隆坡分校则在1962年成立。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后,马大总校搬迁至吉隆坡。这是国内第一间拥有大学资格的国立学府。当时马大 拥有管理大学的自主权,高教部只扮演着拨款的角色。当时的学生与教授及行政人员有同等的决策权,为福利、学术、遴选副校长、大学评议会、大学理事会、财务等大学事物做决定。因此,除了学业之外,学生可从决策大学的过程中,培养出批判思维和独立思考的精神。

另一方面,私人学院成立于50年代。但是,当时只有国立大学有权颁发学士学位证书,而私立学院只提供社会技能科及让学校落第生获取一些基础证书。因此,基本上这两个资源和课程不同的学府是没有冲突和竞争的。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文告] 谴责校方沦为国阵奴隶

理大前进阵线严厉谴责保安人员、学生代表理事会阻止该成员在校园摆设柜台。

该组织在10月5号早上在校园内摆设柜台进行活动,包括摆卖“全民挺明福”、“给生命第二次机会”及“一个黑色大马”衣服、选民注册、及派“反对劳工法令” 传单。此活动是让学生有机会参与改革社会。前进阵线遗憾保安人员与学生代表理事会非议该组织没有获得学生事务处的批准,就摆设柜台以及分发传单。他们比喻学生事务处就如父母,任何事件必须获得父母的批准才可进行。更令人不解的是,学生代表理事会收到投诉,说该传单印有国阵党旗会引起学生的恐慌。而且他们也认为学生只须注重学业不应该为工人斗争。

“反对劳工法令”传单是讲述政府即将在10月11日的国会通过劳工法令的不合理修改案,其中包括《1955年雇佣法令》、《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和《1959年工会法令》。其修改案是合法化官商勾结更进一步的剥削劳工阶级。该传单印有国阵党旗及写着“又一个国阵政府为人民打造的配套,以便工人被剥削”。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理大年度拨款4.5亿 但仍世大200外徘徊

我国目前最让人担心的一个趋势是虽然政府大力推动国内高等教育,但是国立大学的国际排名每年都徘徊在200之外,并且不断有下跌的趋势。

教育界有不少人呼吁国人不应该把这些国际排名当成是一个标准。而国阵政治人物则很‘甘榜英雄’,但是事实胜于雄辩,我国国立大学的进步幅度远远不如其他国外大学。每年国际高教排名出炉后,不少评论都会批评政府的政策啦,应该要改变环境啦或是是向国外某些大学学习等等;但是却没有人能够对我国国立大学的改革作出对比。

每年世界大学排名出炉后,我国媒体总是喜欢以头条新闻处理马大排名,然后才一一报出本地其他大学的排名。这种新闻处理方式除了因为马大是我国排名最高的大学以外,多多少少也反映出了本地人的马大情意节。而理科大学,本地唯一一间顶尖大学,总是能静悄悄的逃离了众人的视线。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理大竞选期僅2天

(檳城18日訊)頂尖大學民主空間不頂尖,今年更創下歷史性超短的兩天競選期,足以動搖理大校園選舉的存在意義。
一年一度的理大校園選舉將會在下星期開打,惟學生在星期一(25日)提名後,就需在星期四(28日)投票,讓學生質疑候選人如何有足夠的時間進行議題宣傳及候選人介紹。

理大校長丹斯里祖基里菲對這樣安排,在面對記者的詢問時也百口莫辯,而解釋競選期是否足夠乃個人主觀看法。他同時更以學生要自己「醒目」,來勉勵那些有意參選的大專生。

他認為,雖然競選條例限定學生不得在提名日前展開拉票工作,但在面對競選期不足的情況下,學生其實可以開發更多的管道去進行宣傳工作,而只要學生懂得如何在條例邊緣遊玩,那麼就不會受到對付。
Read more of this post

高教部冀马大按新法行事 副部长暗示校方撤销控状

【本刊黄书琪撰述】马来亚大学对付八名邀请政治人物出席校园活动的学生,引来在野党声援,高等教育部副部长赛夫丁阿都拉今日与学生代表会面之后表示,该部门虽不干扰校方独立运作,但希望校方可以依据修改后的《大专法令》而非旧版行事。

人民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沙(Nurul Izzah Anwar,右图)今午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声援八名马大学生,其中六名为华文学会成员,两名为回教大专生学会(PMIUM)成员。

努鲁依沙要求校方撤回指控,同时她也将与学生代表投信人权委员会,要求后者介入此事,他们认为校方此举根本就是扼杀大专生言论与举办活动的自由。

与此同时,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SMM)代表今日也到国会与高等教育部副部长赛夫丁(Saifuddin Abdullah,左图)会面商谈,他们包括马大华文学会代表及全国回教学生联盟的沙兹尼(Shazni Munir Mohd. Ithnin)等人。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大专法令允许学生会见政治人物 高教部不同意马大校方秋后算账

7名来自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团阵)的学生代表,今日为马来亚大学生请命,到国会大厦会见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要求高教部正视马大校方召开听证会,调查8名学生邀请政治人物参与校内活动一事。

以团阵主席沙兹尼(Shazni Munir)为首的学生代表,是在今日中午12点办左右抵达国会大厦,与赛夫丁会谈十余分钟,并提呈一份备忘录给高教部。

修正案允许政治人物到校

赛夫丁过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尽管高教部必须维护校园自主权,无权干涉马大的事务,不过高教部却将劝告校方,一切决定需以修正后的大专法令为根据。

“大专法令修正案在2月通过后,已经允许学生会见政治人物,也可以邀请政治人物到校园内辩论。”

赛夫丁强调,这也是高教部的立场。

Read more of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