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之旅

去年12月17日晚上,
我背着小小的行李,
乘搭巴士出发到吉隆坡,
为的就是要参加由林连玉基金与董教总举办的华教之旅
与林连玉先生的公祭仪式。

长了那么大,
也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许多关于已故林连玉先生的个人事迹,
所以自己也在幻想有朝一日可以真正的参与
被马来西亚华社喻为最重要的日子。

巴士凌晨就抵达了吉隆坡,
庆幸健顺和翠妮——两个来自其他大专的朋友
愿意来到车站载我和佩君去到他们家休息。
虽然身体有点疲累,
可是想到自己可以与其它大专的学生
为华教之旅这个活动贡献一点力量,
所有的疲累都已经不在了。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我在反内安法令集会…

文:朱俊生 (理大前进阵线成员)

小时候,我总是觉得警察叔叔是很伟大的。他们身负保家卫国, 为人民维持治安的重任。然而这一切在长大后就彻底破灭了。是小时候太天真,还是警方变了呢? 在这个难忘的晚上,我见证了警方的无理、粗暴、双重标准、蛮不讲理等。我更清楚知道一个马来西亚依然黑暗,依然不容许异议者,口号始终是口号…

8月1日这一天是内安法令立法50周年,废除内安法令联盟在全国同步举行烛光会,要求废除此恶法。槟城方面是在言论广场举行。一如往常,警方严阵以待,展现高效率的行动,一早就封锁了言论广场的几个主要的入口,还慢慢包围起整个言论广场。当然,这阻止不了我们的决心,言论广场还是聚集了整百人。

当集会即将要开始时,现场突然出现了约十名Pro-ISA人士前来搅局( 他们是来自巫青还是土权组织呢? 我不知道)。这时的情况我看不清楚,但是却能感觉到他们在喧闹叫喊、野蛮挑衅、粗鲁推撞。而这混乱的场面也让警方有借口展开逮捕行动。我看到了进佳学长被四五名警察强行拉走,留下一只拖鞋;随后还有Kris Khaira也被逮捕,引起Pro-ISA人士的掌声。和平的烛光请愿会最终混乱收场,蜡烛还没拿出来就被警方就以高压手段镇压。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校园选举之前辈经历

王泽钦:輸贏不重要

  • 理大社會科學系畢業
  • 學運現任組織秘書
  • 理大前進陣線
  • 06/07年度理大學生代表候選人

王澤欽指出,很多初進大學的學生往往被灌輸許多負面想法,如不鼓勵他們參與類似活動或組織等,造就他們害怕的心理。
當初他也不例外,本來想參與,或知道有些事是應該做的,卻因為害怕所以卻步。

“這些心情必須慢慢突破。很多東西本來是對的,卻被說得好像是錯的一樣。我曾經迷失在合理和合法之間,因為合理的事卻不一定合法。”
后來,他在害怕的情況下產生了憤怒,整個情緒的交錯,慢慢找到了突破。經過衡量,他不僅加入其中,還當了學生代表候選人。

“競選期間是滿壓力的,你必須站在台上面對台下三百多位學生,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還要派傳 單,告訴大家為什么你要競選等。
雖然如此,競選過程還是一個很好的經歷,他從中學了很多東西,也看到很多事情。以至最后,塑造今天的自己。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前进干部营后感言+小插曲

才开学三天而已, 下星期一就是公共假期,所以前进就趁着这个假期,进行了干部培训营+怡保之旅。

星期五,几乎人齐的前进一家大小就带着自己的行李往怡保出发。到达了目的地之后,由怡保的市议员,廖勇立就带领我们前往他所开的店-学乐书苑留宿以及充当活动场地。

其实我们之前不是策划在这个地方留宿的, 而是选择了老友会。 但是基于老友会在新纪元风波的事件上持有与我们不一样的立场, 他们是挺叶新田的,但是我们却反对叶新田的霸权以及藐视学生的声音, 忽略了校园民主,学生自治的精神, 而多次赶走了华教分子, 所以决定杯葛使用他们的场地,表示我们的立场,以显示出我们学生的声音。

当天晚上, 我们就开始进行我们的课程了。第一个课程是由我主讲的“大学之理念”, 其实自己尚缺乏主讲的经验, 但是知道这也是自我学习的一个过程, 所以还是愿意献丑, 主讲了这个大学之理念, 一起探讨大学的形成过程, 以及大学成立的最主要目的-授课,学习, 以及做研究, 教育人文教育等……
Read more of this post

JERIT bicycle campaign – Acara kemuncak [参与分享]

坐了4个多小时的巴士,终于到达了吉隆坡,心里正在暗自盘算着,是否会在路途中遇到很多警察,会否半路就给警察逮捕了,但是当我们到达了隆雪华堂之后,看到周围都很冷清,也没有看到任何警察,心里好奇为何这样平静,不过也不多加思索,然后就进去歇息了。

醒来了之后,当我们出外享用早餐的时候,就看到很多“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又来为我们“服务”了,他们只是在在旁边浪费纳税人的钱,就是“站和喝”而已,也没有过来骚扰我们,我们也不理睬他们,继续享用我们的早餐。

之后,我们就坐巴士过去国会了。路途中也是有很多警察跟着我们,然后偶尔会叫巴士停下来,然后我们的谈判员就会过去跟他们谈判,然后我们就可以继续我们的路程。过了一下,警察太得空了,又来截停我们,我们的谈判员又过去跟他们谈判,然后又没事了,然后我们又可以继续我们的路程了。
Read more of this post

JERIT bicycle campaign [参与分享]

2008年12月9-10日,我参与了由 jerit 举办的 bicycle campaign 。

其实 jerit 的全名是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受压迫人民阵线”,顾名思义,就是为了一些被压迫的人民如工厂工人,园丘工人,学生等争取的一个联盟。

这次该组织举办了这个活动,主题是“脚车闯半岛,人民要改变”, 就是会分成两批人,一批在北马出发, 另外一批在南马出发,然后沿路会骑着脚车进入一些市镇或是乡村里面以派发传单, 或是与当体居民交流, 询问以及了解他们的问题, 并提出六项诉求, 以求他们支持。

以下为“脚车闯半岛,人民要改变”人民脚车队的诉求:

(一)制定最低薪金制;

(二)废除恶法如内安法令、紧急法令等;

(三)为人民提供舒适的住所;

(四)控制物品价格;

(五)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及

(六)停止私营化基本设施如水、医院及教育等。
Read more of this post

8月18日,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

大专生废除大专法令联盟(GMMA)定于2008年8月18日星期一,也就是国会二读大专法令修订案的日子集合于国会外呈交备忘录,反对国会只是换汤不换药形式化修改大专法令而已。,并要求高教部给予学生更大的结社自由空间。

以前的我知道了有集会的时候,会有很多的顾虑点,会思考自己到底任不认同这个课题,到底是否能够面对种种后果,如被抓,被辍学,被水泡车射,被丢催泪弹,或是种种无法预知的可能性。由于这种种的顾虑,所以刚开始时还会有点顾忌,所以不敢参与。

但是在不知不觉种,自己也参与了不少的集会,有bocor事件,protest的在KLCC前反国家汽油起价,mayday 集会,7月6日的百万人大集会,以及大大小小的集会等。
Read more of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