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恶法、无条件释放六位社会主义党党要

马来西亚青年与民主运动(学运)极力谴责警方和内政部援引《紧急法令》无审讯扣留六位社会主义党干部,以及残忍的精神虐待,企图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前,重蹈镇压公民社会和政敌的铁腕手段,以便在来届大选胜出,继续执政。

《紧急法令》和《内安法令》的共同点是,它们届允许内政部和警方无审讯扣留,也就是无须透过司法程序,就可以国家安全为由进行防范性逮捕。此做法凸显我国三权分立制衡机制失灵,因为司法无法有效制衡集权的行政机构,也否定了《联邦宪法》第五条第三款所赋予每个人都可以得到法律从业者的辩护权利,以及第四款在没有获得推事庭批准下不得再延长扣留。

学运相信2009年废除《内安法令》大集会成功召集两万人的参与,才导致政府不敢祭出恶名昭彰的《内安法令》对付异议分子,反而是用沉默多年的《紧急法令》。据律师家人的探访,六位扣留者确实是遭到跟《内安法令》扣留者一样不人道的对待,他们经常被政治部纠缠的拷问。国阵政府绕过司法加速消灭政敌,显然不敢面对司法的审核,也不敢面对众人的考验。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我在反内安法令集会…

文:朱俊生 (理大前进阵线成员)

小时候,我总是觉得警察叔叔是很伟大的。他们身负保家卫国, 为人民维持治安的重任。然而这一切在长大后就彻底破灭了。是小时候太天真,还是警方变了呢? 在这个难忘的晚上,我见证了警方的无理、粗暴、双重标准、蛮不讲理等。我更清楚知道一个马来西亚依然黑暗,依然不容许异议者,口号始终是口号…

8月1日这一天是内安法令立法50周年,废除内安法令联盟在全国同步举行烛光会,要求废除此恶法。槟城方面是在言论广场举行。一如往常,警方严阵以待,展现高效率的行动,一早就封锁了言论广场的几个主要的入口,还慢慢包围起整个言论广场。当然,这阻止不了我们的决心,言论广场还是聚集了整百人。

当集会即将要开始时,现场突然出现了约十名Pro-ISA人士前来搅局( 他们是来自巫青还是土权组织呢? 我不知道)。这时的情况我看不清楚,但是却能感觉到他们在喧闹叫喊、野蛮挑衅、粗鲁推撞。而这混乱的场面也让警方有借口展开逮捕行动。我看到了进佳学长被四五名警察强行拉走,留下一只拖鞋;随后还有Kris Khaira也被逮捕,引起Pro-ISA人士的掌声。和平的烛光请愿会最终混乱收场,蜡烛还没拿出来就被警方就以高压手段镇压。
Read more of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