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乖乖读书就好!

1968年,法國學生佔領巴黎索邦大學,大學的牆面上涂寫著19世紀法國象徵主義詩人韓波的一句詩“生活在他方”;同一年在德國,2000多名大學生佔領美國總領事館。大西洋的彼岸,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學生佔領校園,西岸的柏克萊大學生組成民主學生會,發動“自由演說運動”,抗議禁制校園政治活動。

別以為那是專屬西方自由民主象徵的延伸,比如中國東漢末年,“康將刑東市,有太學生3000人請以為師,弗許”,是說嵇康在東市行刑,有3000位太學生 為老師請命而不得;北宋,面對外族入侵,太學生千餘人至宣德門情願力主抗敵;又過了1000年,我們熟悉的五四運動是大學生打頭陣,不平等條約、抵制日 貨;還有讓世人震懾的1989年初夏時的那場北京學潮鎮壓。在台灣,1971年台大學生近千名赴美、日大使館抗議示威;次年,台大青年社舉辦“學生社團活 動應有的方向”座談,抗議校方對社團活動的無理限制。1990年,台北“野百合學運”6000大學生靜坐中正紀念堂,要求終止“萬年國代”。
Read more of this post

Advertisements